CI WEN CLUB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首页 > > 慈妹儿文叔俱乐部 > 新鲜独家
“三有”好剧,“双主流”对接,行业专家盛赞《那些年》
日期:2018-09-10 14:00:33 浏览次数:
慈妹儿家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以下简称《那些年》)于9月4日正式收官。这部讲述我国“两弹一星”事业发展故事的老一辈“青春剧”,自开播起就受到诸多关注,不仅收视率稳居csm52城前三,而且网络关注度也非常高,播出期间始终位居腾讯视频电视剧日播榜三行列,“90后也爱看!”“00后前来追剧”的评论频频。《那些年》让慈妹儿真切感受到了一部打破老少观众圈层的剧该是什么样子。
 
\
 
9月8日下午,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北京电视台主办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行业专家学者们围绕《那些年》的题材、创作、意义、反响等方面展开了深度探讨。
 
\
 
研讨会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易凯主持,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宣传管理处处长韩云升等领导出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中国作协全委、理论批评委员会主任范咏戈,原总政艺术局局长、文艺评论家汪守德,《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袁新文等十余位专家,出品方代表戈雅传媒董事长、总裁马中骏,艺能传媒董事长、总裁贺为,戈雅传媒副总裁魏丽丽,戈雅传媒副总裁、首席品牌官赵斌以及《那些年》主创代表总制片人铁佛、导演韩晓军、编剧王之理、演员练练参加会议。
 
为致敬而生 成功衔接“双主流”
 
\
 
 
作为出品方,戈雅传媒董事长、总裁马中骏直言:“这部剧也不是说有多么了不起,但是花的心思,花的精力,花的情感、花的情怀一点都不少,我相信看到的人都会感动。”
 
“感动”一词,是出席会议的主创人员在聊到创作初衷时,提及最多的词语。因为感动,制片人铁佛带了这个头;因为感动,出品方遵循情怀为先;因为感动,导演韩晓军把这部剧当成梦想;因为感动,编剧王之理全心投入;因为感动演员纷纷自降片酬;也因为感动,观众们看完剧后纷纷因“我是中国人”而自豪。而感动他们的,是老一辈无私奉献,为国为民的伟大胸襟。
 
在诸多顺应资本,迎合市场而生的作品对比下,《那些年》的出现更像是当代有能力有热情的电视人才华的展现。当下许多从业者都忘了“创作”一词的意义,也忽视了文艺作品自身具备的影响力。不同于当下各种伤感、怀旧、奢靡、白日梦的青春故事,《那些年》对青春的书写,更加自力更生,更加博大长远。剧中人物的奋斗精神、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等大格局大情怀,已经成为全民族的宝贵财富。
 
\
 
编剧王之理在会上表示,自己并未想到年轻人会如此喜爱这部剧,但这样的观众反响也让他坚信,当下年轻人是爱国向上的,有着不输老一辈的精力。王老师的“没想到”,也正是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戏剧影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戴清提出的观点,在现实题材创作当中,主流声音与主流人群这种双主流对接,在当下有一定错位。而《那些年》这部扎实作品在双主流对接上的成果体现,让行业感到振奋。
 
 
\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给出高度评价,“《那些年》可以堪称是共和国的青春之歌,这个戏播出,我觉得正应和时代的需求,人民的需要。”
 
七年打磨 终成“军工”题材里程碑
 
《那些年》的故事从上世纪60年代直至90年代,展现了“大三线”时期举全国之力助阵中国航天科技发展的历程。以“两弹一星”的研发史为时间主线,从“火箭四人组”的生活与成长为切入点,同时讲述大环境与小人物的变化。
 
“火箭四人组”从青春年少到步入中年都与中国的航天事业无法分割,在这其中,航天人们向着梦想前行时遇到的挫折困难,承受的苦痛困惑,收获的开心成功,都充分展现了青春的力量。也正是这份青春力量让当下年轻人感动,让老一辈缅怀,成功打破了各年龄层之间的观剧壁垒。
 
《那些年》的成功,巧妙把握住了老一辈与年轻一辈的心态,用贴合当下的人物塑造来讲述过去的真实故事。正如它的剧名,“那些年”是以现在为起点,进行追怀的过去时心态。“正年轻”是以过去为起点开始的进行时心态。
 
\
 
耗时七年,三易其稿,本着以最恰当的基调传递最直接意义的原则,总制片人铁佛最终与擅长“以小见大”创作,并且自身也是导弹兵的王之理编剧一拍即合,才有了当下引发老一辈回忆,年轻人敬佩的《那些年》。
 
\
 
导演韩晓军透露,对那个时期感到陌生的演员们,都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大三线人的精神,在当时半封闭的状态下拍摄时,所有演员都已经达到,相信自己正身处“大三线”时期,自己就是剧中这个角色的状态。
 
\
 
“剧中人物的生命经历和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和大三线的发展历程浑然一体。人物命运的就是主题,而不是通过人物的命运表达主题。所以它就理所当然超越了同类题材和相似题材的水准,达到了一个新的创作高度。”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高级编辑邢戈如是说。
 
在专家们看来,人物揣摩是一部分困难,摆在创作团队面前的题材如何操控更是首个障碍。首先因为历史大背景,其次因为国防事业的保密性,其中牵扯的诸多事件与人物,深入一分惹争议,浅显描写则浮于表面。
 
\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丁亚平认为,《那些年》展现了极佳的把控能力。“这个题材和主题的选择表现上有难度、有障碍,但是投资方特别是作品主创不惧这种题材障碍,能够花很多时间去认真创作,为我们拍了这么一部可能在当代电视剧创作中间极具亮点的好作品。”
 
“大三线”的故事曾经以多种艺术形式在公众面前展现过,但此次《那些年》仍能够引发观众震撼,对于这一点,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认为答案是“内容为王”。
 
\
 
在他看来,《那些年》的成功也说明了一句话,“真正的文艺创作,不管是什么题材,都是创作者对这个题材的发现,对剧中主人公文化人格和他们信仰的一种发现。”
 
现实题材前行之路 仍需更多明灯点亮
 
在诸多市场化作品的夹击下,行业在大力发展现实题材,但也架不住“伪现实”来混淆观众对现实题材作品的准确判断。专家们表示,戈雅传媒作为行业内的老牌制作公司,能够坚持现实题材发展,在一定意义上为其余的制作公司树立了榜样。而制片人铁佛、编剧王之理、导演韩晓军等行业内资深人士到今日仍带头坚持现实题材的创作,传播主流价值观,《那些年》的成功让行业对现实题材的出路和困境思考的焦虑有所缓解。
 
\
 
 
在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看来,《那些年》为现实题材创作的出路指明了方向,坚定了信心。当下的现实题材电视剧只要有创作《那些年》时的勇气、情怀、能力和水平,中国电视剧创作主流、主导就会一直是现实题材。
 
“文艺作品感动人是第一步,让人起而效仿是第二步。我们不要求所有平凡人都成为英雄,但是一定要让英雄们的思想价值得到社会的认可,后人的崇敬,能够在不同时代都感动人。”
 
\
 
在这一点上,原总政艺术局局长、文艺评论家汪守德表示了认同。“实际上我们现在的生活带有很大的泡沫,这些年轻人在看这样一部剧的时候,回到了那样一个时代,他可能会觉得这个时代还是很宝贵,很值得珍惜的。有很多我们当下时代所不具备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给他们心灵震撼,引发他们的共鸣。这个作品有这样的价值。”
 
 《那些年》的故事中,有心甘情愿为集体奉献,在每一个岗位都能发光发热的大院子弟张利军。有将航天事业放在心尖上,拳拳赤子心报效祖国的资本家女儿陆若文。有情深义重,学识渊博的农民儿子马朝阳。还有心系学生,顾全大局,服从组织的军人高占武。他们从五湖四海赶来汇集在一起,性格各异,特点鲜明,但他们却又有着同一个目标:努力奋斗,用自己所长,建设祖国。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示了专属“那些年”的青春。
 
 
\
 
青春题材永不过时,在《那些年》中,“青春”一词成为了一种精神状态。《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袁新文认为,“这里头不管什么人物都有这种青春澎湃的激情,都有青春昂扬向上的姿态,为了共和国的航天事业的无私奉献,永远年轻的心态。革命人永远是年轻,这部戏诠释了这样一个命题。”
 
\
 
会议最后,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易凯用“讴歌时代、讴歌英雄的力作”来形容《那些年》,并表达了对出品方戈雅传媒的敬佩。“戈雅的情怀让人佩服,既能有《老九门》《楚乔传》等受市场欢迎的剧目,又有家国情怀正能量,还有很好的社会效益和收视效益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