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wen release
戈雅发布 首页 > > 戈雅发布 > 热戏追踪
研讨《那些年》:为什么现实题材“轰动于当时,流传久远
日期:2018-09-12 13:12:16 浏览次数:
主打粉丝经济、网络爽文改编、贴合大众趣味……无疑是这几年荧屏上最为火爆的电视剧特色。但从电视剧号召力来看,主旋律题材和主流人群,即与年轻群体的对接,在当下产生了一定的错位。从内容考量,浅层次的时尚流行、娱乐言情成为主要卖点,不能真正引起观众内心的共鸣。若要主旋律的声音真正达到权威,现实题材电视剧必然要扛起大旗,做到“既轰动于当时,又流传于久远”。
 
习近平总书记在8.21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广大文化文艺工作者要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伟大时代,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其中,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首次被特意提出,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和挑战。
 
在创作方、播出方的通力合作下,近期也涌现了不少相关的优秀剧目,在北京卫视、腾讯视频播出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则聚焦几位怀有人生信仰的大学生为“两弹一星”的研发事业奉献青春与生命,传递出民族精神与热血情怀。
 
\
 
昨日(9月8日),来自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传媒大学等机构的各方专家齐聚,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主创共同就内容主题、人物形象,以及对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的社会价值和人文精神进行了深入交流。
 
 
历史青年与当代青年交相辉映,谱写共和国的青春之歌
 
作为中国核事业创建60周年的献礼,《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于8月15日开播,常居收视排名的前三甲。在其播出的21天以来,北京地区的收视率从开播的2.2%到收官的5.75%,形成了以口碑带动收视上涨的趋势。
 
不仅如此,该剧在网络上的表现同样突出,腾讯视频的点击率已突破2.6亿,尤其是打破了主旋律观众必定是中老年的定律,不乏90后、00后的年轻群体为其评论点赞,主创们还因此获得了宣传部长的召见嘉奖。可以说,该剧不仅是一部记录中国航天事业变革的编年史,也让剧中的年轻人和剧外的年轻人交相辉映,取得了美学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融合统一。
 
\
 
对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取得的播出成绩,该剧编剧王之理表示,“原本以为45岁以上的人才会看主旋律,年轻人也追这部剧是没想到的,这证明了我们的年轻人爱自己的国家,也爱辉煌的前程,正能量题材还是大有市场的。”
 
作为一部情怀之作,为民族信仰、国家尊严而研发“两弹一星”的决心,以及爱国、爱家、爱事业的表现,都是《那些年,我们正年轻》里英雄人物的独特之处。
 
与此同时,该剧还以一种生动写实的视角展现了青春精神,不论是年轻的大学生还是经验丰富战略指挥员,不论是科学巨匠还是普通工匠,他们都有着超越年龄的昂扬姿态和澎湃激情,这种无私奋斗的、爱国主义的、英雄主义的宏大格局和情怀,真实反映了特定时代的价值追求,与当代或伤感怀旧或奢靡炫富的“致青春”故事形成鲜明对比。
 
\
 
“它是注入了对历史的思考,也注入了对当代的这些年轻人对青春的谴责,这是我们的一个发力,这是艺术创作上第一个鲜明的特点。”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说道。
 
\
 
对此,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总结道,“这部戏可以堪称是共和国的青春之歌。所以这个戏它播出,我觉得是正应和时代的需求、人民的需要。正是我们电视剧人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学习、践行、落实习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要求播出来的。”他表示,《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站在了新的起点和新的视角上把握现实题材的历史哲学意识,有选择地塑造了那个时代共和国青年有典型认识意义的形象,是一部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戏。
 
 
剧本三易其稿,七年磨一剑,完成军工题材的标杆之作
 
对于该剧取得的突出表现,戈雅传媒董事长、总裁马中骏甚感欣慰,表示该剧一路走来十分艰难,“这个项目历时7年,到今天播出非常不容易。”
 
\
 
总制片人铁佛针对该剧的创作背景,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从七年前在编剧黄鉴的手中拿到《大三线》(该剧原定名)到今天播出的《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本三易其稿,直至遇到当过导弹兵的王之理才将悲壮的质感与行业的真实完整把握。
 
\
 
关于具体拍摄过程,导演韩晓军还讲述了一些创作背后的故事。为了还原历史,剧组一行人在四川绵阳老九院的基地进行了半封闭式的拍摄。“这是一个爷爷奶奶讲给自己的子孙的故事,现在的年轻演员对过去的那些事情不太了解,拍的时候我都特别怕能不能让自己相信这个故事。”
 
事实上,该剧既要写历史,又要满足当代青年观众的审美需求,按照年代史的顺序排列岁月沧桑,将国家命运和个人期许结合起来,将行业史和情感史交织起来,从而完成对信仰责任高于生命、亲情的伦理判断。
 
\
 
拍摄期间,导演和演员们关于爱国主义信仰的讨论是从始至终的:“我们给演员看了大量的资料,包括杨烁一开始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跟他父亲说,你跟我讲讲爷爷奶奶的故事。一定要让他们相信那个年代有一帮这样的人,没有个人利益,心中只有国家。”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恰恰是因为对时代生活没有具体的接触和感知,不仅是演员揣摩人物、观众在观看时也会模糊掉细节上的偏差,直接从人物和情节里生发感动。而这种历史感和史诗感,能够超越很多具体细节和常识带来的认知上的偏差。
 
\
 
“跟同类题材相比,明显的感觉到这部戏你看的时候是不夹生,你会相信这个人物是这样的。”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高级编辑刑戈坦言。
 
除此之外,该剧的制作难点还体现在特殊题材难驾驭、故事架构复杂、航天信息的保密性,以及人物存在状态上。为了达到中国的航天事业大三线的命运与人物命运的一体性,所构建出的叙事结构复杂、线索繁多,同时,大三线的生活图景难以复制,它跳出了人们对海外名校归来的两弹元勋的刻板印象,聚焦于国内培养的初设专家、科研工作者,他们非常接地气又不同于流俗。
 
\
 
“编导扎实”是会上专家最常提到的一个词,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丁亚平认为该剧是编导基础扎实,情节引人入胜,难得的好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浓墨重彩表现了一代人的敬意,是对参与大三线建设的一代人的敬意,这个给我印象特别深,创作及制作的难度很高。”
 
 
情满于山溢于海
聚焦现实题材的困境与出路
 
不只是满溢于胸的民族自豪感、青春昂扬的热血气息,还有历经60年仍然动人的航天史诗,都浓缩在情满于山溢于海的“那些年”和“青春”里,并为现实题材的困境与出路提出解决方案。
 
丁亚平对《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在创作上的现实针对性表示了肯定。“通过对上一代人家国情怀的展现,来提倡一种务实的、真干实干的、无私奉献的精神,以此凝聚人心,振奋国民精神,我觉得这显然有很重要的意义。”
 
\
 
至于该剧对“中国梦”对表达,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李准给出了自己的观点:“科技人员、军工的科学技术专家,他们的梦想就是历史上一直到今天中国梦最坚实的支架、最高的翅膀,这部剧就非常生动地诠释了发展军事科技的梦想是中国梦的中坚力量,最坚实的支架和翅膀。”
 
在收视率的必争之档期暑假档、在业内人士探讨现实题材作品的命运之际,李京盛赞扬《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适时播出消解了大众对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忧虑和焦灼,“只要有做这部剧的勇气、情怀、能力和水平,中国电视剧创作主流、主导永远是现实题材,中国电视剧将来留下的经典作品、最光辉的一定是现实题材的。我觉得这部剧的成功可以引领我们对当前业界讨论的话题指出一个鲜明的方向、坚定信心,不管市场如何调整,不管创作上有多少新鲜的手法,与流行嫁接,与时尚嫁接,与偶像嫁接,现实题材的魅力是不变的。”
 
随后,他总结了该剧作为现实题材标杆所展现的永恒主题:“第一点,青春永不过时,但青春主题绝不是写青春偶像,而是每一个鲜活生命的宏大价值体现;第二点,经典与传统不是过去的陈旧的东西,放在时尚流行的意义上解读出来,依然是感动的;第三点,被感动后能不能起而行,‘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让英雄的价值得到认可。”
 
与此同时,作为将该剧从头看到尾的忠实观众,中核工业集团原人力资源部处长明绍芬畅谈了自己的观后感:“这45集的电视剧,我觉得每集都吸引眼球。所有的情节画面有亮点,有共鸣,有高潮,让人感动落泪的剧情,也有让人很得牙痒痒的人物。”
 
\
 
对于观剧心得,她从三个方面表达了看法,“第一,是从保密为切入点展开剧情,引人入胜,又符合保密单位高压线这不可触碰这一原则;第二,大部分的男演员都是实力派,表演精准、到位、自然;第三,拍摄的场地、道具、服装年有年代感,真实可信。”
 
该剧的吸引人之处还在于,它不仅是一部真实、真诚的中国航天断代史,更是一部有文化记录和价值传承的作品,李准认为,真正的文艺创作,是创作者对题材的发现,对创作人物的发现。“《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是新中国建国70年来,对鲜为人知历史的发现,对真实大三线生活状态的发现。这部片子是大三线题材、军工题材新的里程碑。”
 
从主创团队、出品方到播出方的协同合作,使得《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显示了主流声音的影响力和扎实稳定的制作水准,尊重了文艺作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创作原则,以生产出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为使命,开拓战略题材、军工题材的表现能力,增强理想主义、信仰主义在主流群体中的坚实力量。

文章来源:首席娱乐官
文章记者:杜甜